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稀里糊涂的进入了5月,很快这一年的一小半就要过去了。

家里依然寒冷如故,栗子依然是在睡衣外面裹着棉袄和羽绒背心度日。

结果昨天被提前下班的娘拖去西单,才知道外面的太阳如此生猛,坐在公交车上走走停停几乎要吐。西单人好多,都是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不知道怎么潮才好了。

所以说我为人还是很,低调的。
但是偶尔和大姑娘们擦身而过会很强烈的感觉到愤恨的目光在灼烧我的腿。
啊啊,真的是灼烧,几个月没见过太阳的腿已经起红斑了。

另外最近真的厌烦了某个叫野菜的生物。
1 那种一年多了还一成不变笑容快要腻歪死人了。
2 DVD里面看,皮肤又又糙完全违背了我的美学。
3 没有真本事,绣花枕头一个,还绣得不咋地。
4 弹琴就不说了,已经被我们的专家狗轻描淡写且不屑的批判过了。
5 再说唱功,人家都是在台上连蹦带跳,这位怎的安安稳稳坐着弹琴都拿不准调?
6 要只是出来卖脸的话,如今艺能界人才济济,脸比她好还有真才实料的年幼偶像一个电线杆子倒下来砸死一片,谁没事去看她?!

那么今天就这样。
倭国的黄金周也开始了吧-v-

2009.05.01 / Top↑
Secre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