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这边春天干燥容易上火,前些日子下巴上又长了个包。

要说这个包长得还是挺厉害,或者说咱皮肤的柔韧性还是可圈可点,终于在胀得一咧嘴都会产生强烈不适的境地下捏了根缝衣针搁嘴里舔舔把它给挑破了。

破了就会结痂。
结痂了就忍不住想抠。
想抠了就肯定忍不住动手。

于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包在早就该痊愈得一点色素都不留的时候,却惊天动地的直接逼近毁容边缘。

看来我有必要把手指头都缠起来了。

对了一直是28颗牙的栗子,在当年上大学的时候看了周围此起彼伏的牙痛惨状,终于在大学毕业后的第四个年头,看样子有可能要迎来自己的第29颗牙了。

目前是不疼,但是确实是有一不规则的硬尖从右上最内侧挤出来了。

但是位置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我总是觉得那里是潜伏了一块实物残渣-w-

不过暂且观察一阵吧,在它长出来之前,我要再去医院洗一次牙(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4.30 /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